胯下禁脔h 稚嫩紧窄h文

时间:2020-12-03 10:14 来源:雅宝网 作者:雅宝科技

她身上一丝不挂,两只坚挺硕大的兔兔,她一动,就颤悠悠的晃动起来。我本能的按住秦姨的头,使劲儿往里面挺去,秦姨都快把我整个人吞进去了。

她嘴里‘唔唔’哽咽着,但嘴里卖力的帮我吞着,一只手还轻轻挠着我的小蛋蛋,上面酥酥痒痒的,太舒服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睡梦中传来一阵特别明显的感觉,我睁开眼睛,浑身像是触电一样,一哆嗦,感觉灵魂都飞出去了,爽的浑身大汗。

伸手一摸,小裤衩全湿了。

我爬起来脱掉小裤衩,这下也没睡衣了,本来打算去卫生间里面洗干净,但是客厅里面传来一阵动静。

几点了?我都睡醒一觉,秦姨难道还和那个男人聊天吗?

我一只手抓着湿漉漉的小裤衩,一只手扶着门,耳朵贴上去,外面的动静清楚了不少。秦姨声音娇羞的说:“阿洛,别这样,我朋友的孩子还在家里面住着呢,让他听见了,该怎么办?”

男人呼吸急促,哆嗦着说:“没事,你不是说是个傻子吗?什么都不知道,再说这会儿都三点多,他应该睡着了。咱们动静轻一点,自从你结婚,身体越来越性感了,你知不知道,我每天晚上睡觉都想着你用手弄一次才能睡着。”

“秦雯,我爱你,快让我艹一回吧,我快忍不住了。正好今天你老公加班,我不信你不想要?”

男人的语气越来越嘶哑,就像脖子里带着痰,听着很痛苦。

秦姨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“阿洛,别这样,你再这样,我可生气了。宝宝哭了,还等着我喂奶呢,等我把奶喂了再说好不好?“

男人贱兮兮的说:“可以,不过我要看着你喂。秦雯,我想你想的快疯了。就让我艹一回,好不好?大晚上的,谁也不知道,我一定会满足你的。”

听到这里,我悄悄的拧开门把,从缝隙里面看出去。客厅里面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,带着金丝眼镜,寸头,皮肤白白净净,正在对秦姨拉拉扯扯的。

秦姨身上穿着一件很暴露的睡衣,缎子看起来滑溜溜的,胸口露出两团饱满的肉肉,中间是一条深不见底的缝隙。睡衣刚好遮住她的大腿,灯光下面,两条大腿白白嫩嫩。

男人从后面抱住秦姨,一只手隔着衣服抓住她挺拔的兔兔,用力搓揉着。他那个地方顶起了小山丘,贴在秦姨挺翘的屁股上,身子扭来扭去。

秦姨一张小脸媚的快要滴水了,红扑扑的,想要拿开男人的手,但是力气没有男人大。

“秦雯,我忍不住,你是在太迷人了。”

男人咽了咽口水,上下其手,一只抓着秦姨的兔兔,一直放到秦姨两腿中间,轻轻滑动着。他笑了出来:“小骚货,嘴上说着不要,下面湿了,身体这么诚实?”

秦姨眼神有些迷离,她不听挣扎,越挣扎,男人抱她抱的越紧。她带着一丝哭腔:“阿洛,不要这样好不好。要不我用手帮你吧,这是我最后的退步。”

阿洛放倒秦姨裙子中间的手,缓缓往下移动,最后摸着光滑的大白腿,一直钻进裙子里面。我看见他的手放到秦姨屁股上,用力揉了起来。

“是你主动打电话给我的,我都准备好了,陪你聊天聊到三点钟,你不让我艹,说得过去吗?秦雯,你摸摸我的,有没有你老公大?”

说着,阿洛抓住秦姨的手,放到小山丘上。

秦姨连忙抽回来,低着头:“阿洛,你在不停手的话,我立刻报警。还有,这十几年的朋友没得做。我反悔了,还不行吗?”

阿洛想了想,他在秦姨耳边吹了口热气:“秦雯,不是我畜生,你真的太漂亮太性感了。我的心,你还不明白吗?为什么我的一片心意,到了你眼中,却那么不堪?你让姓郭的天天艹,就是不让我碰一回,公平吗?”

秦姨抿了抿嘴:“我用手帮你吧,好不好?”

阿洛这次爽快的点点头:“好,不过我有个要求,我要你穿着超短黑丝小高跟帮我弄,不然就免谈。”后半句,他压低声音:“我喜欢看你穿黑丝的样子,你一穿,我下面就硬的发慌,恨不得把你活活搞死。”

秦姨羞红了脸,她点点头,转身走进她和郭叔的房间里。

我绷紧了身子,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场景。

阿洛目送着秦姨走进房间,他连续深呼吸了几口气,转身做到沙发上。那个地方,高高撑了起来,很恐怖。他抓住弄了几下,嘶,吸了口凉气,然后点了支烟。

没多久,秦姨走出来了,她换了一套衣服。身上是一件充满诱惑性的蕾丝小短裙,下面两条大长腿套上了黑丝袜,纤细浑圆,丝袜在灯光下,闪烁着迷人的光泽。

在她脚上,还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。

我看的直吞口水,太迷人了,小家伙‘咻’的声,瞬间昂头挺胸。

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瘫软在床上,看着坚挺的小家伙发呆。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秦姨的气息,心脏砰砰跳,整个人紧张的不行。

那些画面,在脑子里生根发芽,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挥之不去。

看了看隔壁房间,秦姨进去给宝宝喂奶了,我春心荡漾,不受控制的站起来往隔壁走去。这个时候,秦姨应该在喂宝宝了吧?我‘咕噜’咽了一口,声音特别明显,愣头愣脑的走出去,然后看向隔壁。

房门虚掩着,我发现在家里,秦姨从不在乎这些细节。有些时候洗澡她也不关门,就虚掩着,要不是郭叔在,我早去偷看了。

在我看来,秦姨性感苗条的身体是这个世界上最诱人的美味,无时无刻不在又或者我这个饥肠辘辘的饿汉。

小心的把门推开一条缝隙,接下来就看清楚房间里的场景了。秦姨手里抱着宝宝,衣服往上掀开,露出一只浑圆硕大的兔兔。紧紧盯着看了一会儿,就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炙热了些,大口喘着气,很快身体里的温度高的吓人。

宝宝嘬着兔兔,还伸出手去抓,看着饱满的兔兔在宝宝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。我身体成为了干旱的沙漠,没有一丝水分,都快被烧干了。

看着另外一边鼓鼓的地方,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,要是能像宝宝一样就好了。

秦姨低着头,漂亮的脸蛋微微发红,她抿着嘴,脖子根儿都红了。没过几分钟,她鼻子里就‘嗯嗯’的哼出来,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互相摩擦着。

回到顶部
describe